我们的Chuyaoyuan

Menu

别用等待来规划人生,远离颠倒梦想——吴淡如

每个人心中,似乎都有一块遥远的梦土。也许是对现实生活的无能为力吧!

我们习惯于把梦想放在遥远的未来,对将来总是比现在感兴趣得多。

“等我退休,就可以去环游世界……”

“等我有一笔钱,我一定要回乡下去,买一块地,自己种菜吃。”

“这里的生活环境太差了,交通拥挤、人心险恶、乌烟瘴气,人家说新西兰是人间天堂,将来我老了,一定要移民到那边……”

想想,这跟小时候考试每次考不好,发誓下次好好努力,却没努力过一样。


未来来了,未来的梦想还在未来;明天变成今天,今天的希望还在明天。真正完成的人很少。

啊,人类真是因梦想而伟大的吗?

有些梦想,不过是对现实的嗟叹;它并不是驱策人生的动力,而只是抱怨的借口。我们不断地在找借口,不肯在现在就努力地踏出第一步。

其实,让自己对现实生活稍微满意并不难,不需要在不满中让烦躁如细菌般滋生。

困扰人生的梦想,只是烦恼。

我一直记得美国女作家苏珊·俄兹的话:

“许多渴望永恒的人,却不知道在星期天下雨的午后如何自处。”

许多梦想,使我们的此时此刻,充满着灰色的情绪,恍恍惚惚,模模糊糊;使我们不屑于生活在这一刻。

其实,只有这一刻才是真实的。

真的认命,就别再三心二意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厌烦了人们对梦想的过度依赖。


不久前,我遇到一个旧识。在细雨纷飞的午后,他滔滔不绝地说起他十年前就有的抱怨。

他说,台北新闻圈的应酬多得让他厌烦,社交场合里,看见的只是一张张虚伪的脸孔,与利欲熏心的眼神,袅袅不绝的烟味使他的肺长期呛伤,人们永不厌倦的宴会敬酒游戏,更让他得了严重的胃溃疡。

我记得,每一次看见他,他都是同样的苦瓜脸和不快乐。十年如一日。

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安安静静过日子,不再为五斗米折腰?”

我按捺不住,对他说:“你如果不喜欢应酬,大可以不去。”

“唉,这你就不懂啦!我……我做这一行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……”

他忽然又防卫起他最憎恨的事情来。

事实上,应酬与他的工作并没有必然的关系。我看得出,在他抱怨的时候,他的眼睛炯炯有神,无声地诉说着爱恨交织的情绪。

我缄默了。就让他爱恨交织下去好了。他只是在为他的无奈找听众,并不期待解决任何问题。

这让我想起,一些喜欢在婚姻中爱恨交织的男女。

“如果你这么痛苦,他又对你这么差,为什么不离开呢?”如果你好心地想当解铃人,你通

常会得到类似的答案:那人忽而戒心十足地防卫起他最憎恨的事来。

“你不会明白的,我身不由己啦……”

“我,唉,认命了──”

真正认了命,就不该有怨言悱语,不是吗?


从前,有这么一个对子。

诗人嫌院子里的芭蕉,风来发出沙沙声,雨来滴滴答答地响,吵得人不能静心入梦,挥毫写下:

──是谁多事种芭蕉?早也潇潇,晚也潇潇。

诗人的妻子,慧心独具,戏笔完成下联:

──是君心绪太无聊,种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

芭蕉可不是你自己种的吗?芭蕉是一样的芭蕉,只是你的心变了,发出杂音的,不是芭蕉,而是你呀!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常常种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当初喜滋滋进了大公司的人,不久就为大公司的繁杂人事烦恼频添、早生白发;

不久前,才因一见钟情而日夜想望,曾几何时,情人已经变成仇人;

最亲密的朋友,翻转成致命的敌人……昔日的爱,变成今日的恨事,为什么?

只因一念之差。

那个念,来自于期待,也来自于梦想;当事情背离了我们的期望,我们的梦想便失去了回应,于是我们的心也越来越不能宽容。

想来想去,当日心头的一块肉,如今十恶不赦。

还不是它在作祟?

失去,意谓着新的获得梦想是奇妙的东西。不实现时,百般渴慕;实现后,万种烦恼步步跟随。


有个朋友是心理医生,曾经诊治过这样的病人:

一个中年女人,她出身困苦,早年劳顿。等到她努力变成有钱人以后,她决定花一百万,买一条她渴望已久的珍珠项链犒赏自己。

从亮晶晶的项链送到她手上的第一天起,她得了失眠症。睡不着,因为怕有小偷来偷她的项链,

有强盗来抢她的项链,那么,多年的心血将会白费,说不定,还有血光之灾……越往下想,

就越睡不着。好不容易睡了,恐惧又到梦境中来拜访。她的心情从天堂跌到了地狱。

她只好找心理医生。

医生建议,为什么不把项链锁进保险箱里?

她照做了。却又担心保险箱不够安全,失眠的老问题又与她纠缠不休。

直到某一天,她赴宴返家途中,一个劫匪真的抢走了项链。在她还在为那条项链心痛不已的同时,她也发现,她的失眠症不见了,和她心爱的项链一起被偷走。

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

古人老早就悟出这个道理了。梦想不能实现,并不值得沮丧;失去,也许意谓着新的获得。

我的表嫂是一位资深的护士,她在洗肾病房工作。

洗肾病人是很无奈的,每两、三天就得折腾自己四个小时,尽管现代的科技,已减轻了他们不少痛苦,可是,必须按时报到洗肾,又不能做剧烈运动,仍是一种苦刑。

既来之,则安之,又能怎么办?

大部分的病人,把洗肾当例行公事,因为大家常常见面,就跟一家人一样。见了面,嘻嘻哈哈,仍然津津有味地谈论,哪儿的醉鸡好吃,哪边的衣服在打折。

这是受欢迎的病人。表嫂说。

还有一种,洗了十年,每一次来,还是在埋怨天地不仁……不但苦着自己的脸,还企图影响他人的情绪……

这样的病人,护士见了都要皱眉。她说。快乐也得洗,不快乐也得洗呀!

当然,没有人“梦想”自己从此必须靠洗肾维生。一旦被宣告了这种病,几无脱离的希望。

但是,如果在肉体已经承受了如许痛苦时,再加重精神上的痛苦,就是不智了。

既来之,则安之。如果来到人世间,已有生老病死苦,何必再增加自己的精神折磨呢?


《心经》上说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盘。

梦想,因眷恋过去,或因想占有未来。但愿我真真切切地盘踞现在。

愿我一生的历史,由无数个现在写成,而不是被夸大的过去,或梦想中的将来。

远离颠倒梦想——吴淡如《人生以快乐为目的 爱情以互惠为原则》

— 于 共写了2292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2条回应:“别用等待来规划人生,远离颠倒梦想——吴淡如”

  1. iSayme说道:

    沙发~~ 看着好长 :kbz:

    • chuyao说道:

      ➡ 嘿嘿,都是一个一个小故事构成的,挺有哲理的 :bgl: ,我也觉得有点长哈, 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